人物

平凡不等於平庸——「長勝將軍」梁耀忠

設街站宣傳期間,一位女士走近梁耀忠,興高采烈地對他說︰「譚耀忠,你還記得我嗎?我之前幫過你!」踏入政壇超過 40 年,連任多屆區議員及立法會議員的梁耀忠仍要面對被叫錯名的糗事,「我會去想自己的知名度是否不夠強,讓別人的聲望蓋過自己,所以在立法局及立法會工作這麼多年,似乎還是沒有人知道。」低調的梁耀忠今屆再下一城,以 303,457 票奪超區議席。梁耀忠事後坦言很大壓力,當選超區責任重大,「將來要回應他們的訴求是一件不容易的事。」

記者、攝影︰劉家敏 編輯︰許卓非

屢被錯認的「長勝將軍」
「大家好,我是梁耀忠,我是梁耀忠,希望大家投我一票……」肩摩轂擊的行人天橋上,年屆花甲的梁耀忠拿著大聲公,一次又一次重複自己的名字,爭取途人的注意。他身後沒有印上個人照的選舉旗幟,也沒有擁簇熱鬧的助選團,一張摺枱、一疊單張、一個大聲公和助手 Jacky,便是他「落區嗌咪」的最佳裝備。Jacky 說︰「他是不會用錄音機來做宣傳的,凡事親力親為才是他的風格。」

梁耀忠一直是選舉的「長勝將軍」,自1985 年起當選葵芳區議員後,一直連任至今,2003 年區議會選舉,更以全港最高票連任,成為票王。除了在 1991 年首次參選立法局落敗外,梁於 1995 通過新九組的紡織及製衣界當選立法局議員,並在 1998 年的地區直選中,當選新界西立法會議員,連任至今,五屆立法會選舉未嚐一敗。1996 年,在立法會中說了一句「臭罌出臭草」,諷刺當時的立法局小圈子選舉,被當時立法局主席黃宏發即時驅逐出場,成為香港立法機關史上,首名被驅逐出場的立法局議員。

可是,民眾至今似乎都未有記住這位「長勝將軍」的名字。2004 年,51 歲的梁耀忠以 5 小時跑畢全馬打破個人記錄,大會司儀介紹他說︰「這是譚耀忠議員」,讓欣喜若狂的他頓時語塞。梁坦言,自己偶爾會因為被遺忘而感到無奈。

不拘言笑的梁耀忠完成宣傳工作回辦公室,途經葵芳邨與居民打招呼時,罕有地露出微笑。
不拘言笑的梁耀忠完成宣傳工作回辦公室,途經葵芳邨與居民打招呼時,罕有地露出微笑。

低調不起眼 堅持用心服務市民
為人低調、甚至木訥的梁耀忠,不喜歡鋒芒畢露,也不喜歡「搞花臣」,議員辦公室的職員表示,為他製作宣傳單張十分傷腦筋,皆因地區服務的大合照中,梁耀忠總是躲在不起眼的角落裡。對此,他不以為然,「我不喜歡打鑼打鼓,很多時候,我不想去標榜自己,我想別人知道我做的事情多於我自己。」今年 63 歲的梁耀忠已接近退休年齡,但從不覺得自己是時候歇下腳,「做社會的工作是沒有世代之分的,沒有限定多少歲要退休。」他又指,從政需要選民的支持,政治人物是透過選民的支持度來衡量自己的價值,承諾只要仍有選民支持和需要他,就會繼續為市民服務。面對今屆立法會超級區議會的激烈競爭,梁耀忠選前稱沒有足夠信心當選,原因主要在於選區擴大,難以掌控票情,同時,他擔心泛民之間互相分薄票源,恐讓建制得利。即使自覺選情不樂觀,梁最終以第三高得票當選。他指會思考街工前路,「選民所表達的訴求有別於以往,所以會存在改變的空間。」
梁耀忠每次親自落區進行宣傳,每次只帶著一位助手,從不大張旗鼓。
梁耀忠每次親自落區進行宣傳,每次只帶著一位助手,從不大張旗鼓。

回流返港經歷低潮 卻未放棄從政
梁耀忠剛開始從政之路已面對挫折,卻從未放棄。在英國求學期間,他與好友岑建勳及幾位社運朋友成立主張馬克思主義的組織「復醒」,一眾志同道合的好友打算畢業回港後一同投入社運工作。其後,梁耀忠在英國發表了一篇討論女性地位的文章,當時岑建勳曾對他說,選美是對女性的侮辱。回港後,好友卻選擇投身演藝界,更成為香港小姐選舉的司儀,對視岑建勳為精神領袖的梁耀忠而言,這是一個很大的打擊,「就如黑夜中少了一盞指路的明燈。」

失去好友扶持,他花了將近一年重整心情,期間,他執教鞭當中學教師,只在工餘時間參與社運工作。即使從政之路未如想像般順遂,梁耀忠仍然堅持志向︰「雖然會有氣餒的時候,但我從沒想過放棄。」

為泛民拼議席 替弱勢發聲
對梁耀忠而言,議會只是辯論場所,是討論議題、引起社會關注的地方。但是,議員能夠透過議會辯論取得社會地位和資源,令所屬政黨在民生議題上有更大的發揮空間。他指,今年參選立法會,是為了替民主派爭取議席,而改戰超級區議會席位,可以把主場新界西的選票留給其他泛民,亦能讓街工接班人黃潤達有機會進入議會,惟黃以 20,974 票落敗。對於合作逾 30 載的戰友李卓人於新西「墮馬」,梁直言「不開心」,更一度哽咽,他擔心未來在議會爭取勞工權益的力量變得單薄。

舊人退場、新人入局,如提倡港獨的青年新政首戰取兩席。梁耀忠一方面認為年輕人參政是好事,同時擔心他們過於唯我獨尊,他鼓勵年輕人「好好溝通、聆聽,以及尊重對方」,共同為香港謀出路。

梁耀忠希望能夠再進入議會,若成功當選,他首要推廣的是手語政策。
梁耀忠希望能夠再進入議會,若成功當選,他首要推廣的是手語政策。

《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》

新報人(SPY)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,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;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,不附從政治功利,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。

留言

遠走高飛 — 專訪周浩鼎、黃容根

從雨傘運動走到議會 — 青年新政梁頌恆與黃俊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