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

從雨傘運動走到議會 — 青年新政梁頌恆與黃俊傑

雨傘運動後,本土組織「青年新政」冒起,提倡港人自決。青年新政召集人梁頌恆說,「過往在政治平台、社會話語權上,年輕人永遠是不受重視的一群,而青年新政的成立正是希望打破這個現象。」青年新政的梁頌恆和黃俊傑分別出選新界東和新界西選區,期望走進議會,讓議會內有屬於本土派的聲音。最後,梁頌恆以 37,997 票成功當選,黃俊傑則得 9,928 票落選。梁直言嬴得比想像中「驚險」,並感謝助選團,「沒有他們就沒有我。」

記者、攝影︰莫詠儀 編輯︰彭忻

 

為何會走上從政路?
梁︰幫梁天琦復仇
曾任城市大學學生會會長的梁頌恆自言過往並不特別熱忠政治,只偶爾參加遊行,例如反高鐵事件、反國民教育等。他大學畢業後曾從事電子商貿工作,源於對雨傘運動後的「不甘心」,他與友人成立「青年新政」冀帶來新改變。他在去年參選區議會前辭去工作,之後他找到新工作,但因籌備新界西立法會選舉導致工作量大增再度辭職,及後「代替」早前被取消參選資格、本土民主前線的梁天琦,啟動「Plan B」轉戰新界東。他坦言,掙扎良久才決定出選新界東,擔心外界批評、影響選舉部署,更一度萌生去意,「但沒辦法,他們兩兄弟(梁天琦及黃台仰)出事。」
青年新政成立不足兩年,梁頌恆回想,起初推動他的動力來自雨傘運動後的不甘心,「你要壯大自己才能有足夠力量打敗選舉對手,這是我一拐一拐跛着都要走下去的原因。」但他說,這種不甘心已慢慢消沉,餘下的是仇恨,「梁天琦被人禁選,但我不應該覺得灰心,我們要做的是復仇。」從商界走進政壇,梁頌恆不認同從政是一份工作,「當政治成為你的職業,你要依靠其生活,每說一句話,心入面都多了計算,擔心講錯說話會失去席位,慢慢我發現這是傳統政黨很多人『回塘』(退步)很快的原因,因失去了本身的政治信念。」被問及有否後悔從政,他不假思索地說︰「若不計較得失成敗,這是人生裏很精采的一段(經歷)。」
梁頌恆當選後稱會考慮讓部分本土民主前線成員任議員助理。
梁頌恆當選後稱會考慮讓部分本土民主前線成員任議員助理。

黃︰因責任愈走愈前

大學畢業後從事保險業的黃俊傑指,一場雨傘運動令他發現香港人不只重視金錢,亦會關心香港前途。「雨傘運動後我很不服氣,想為香港找回前途」,因而加入了青年新政。他表示不想做形式化的事,「區議會選舉和立法會選舉的分別是,即使你知道拉橫額這種事情沒用,為了讓人知道你關心他們所以還是要做。」

梁頌恆形容黃俊傑本是一個很少說話的人,總是「問一句,答一句」,在網絡電台任主持後才變得健談。在責任感驅使下,黃俊傑慢慢從布幕後走到鎂光燈前。曾任青政發言人的黃俊傑笑言,「沒有人願意負上這重擔,不過發言人真的不易做,經常要面對媒體或其他陣營的攻擊,但我認為我有責任做好這個位。」8 月中,因誤傳台灣政黨「時代力量」赴港為青政站台的消息,黃辭任發言人一職。

黃俊傑積極拉票,惟以 9,928 票落選,未能在新界西奪得議席。
黃俊傑積極拉票,惟以 9,928 票落選,未能在新界西奪得議席。

家人支持參政?

黃︰母勸勿談港獨
梁︰家人見成績而支持
梁頌恆和黃俊傑的家人和朋友並不反對他們參選,只擔心其安全。黃俊傑說,區選時家人並不反對他從政,但當他決定參選立法會選舉時,家人就非常擔心他的安全問題,「但沒辦法,這是我應該負的責任。」他輕描淡寫地笑說。「我媽經常叫我不要談及港獨,怕我會被人捉(拘捕)。」黃又說,母親的朋友是「大中華派」,會跟他母親討論政治議題,令他感到有壓力。梁頌恒則指,家人對他從政的態度反覆,「家人是典型香港人、勝利球迷,青政起初不被看好,他們說從政沒有前途。後來,區選時我們有些成績,他們又支持。」

 

青年新政是泛民還是本土?

黃︰外裡泛民內裡本土
梁︰勇武和理非兼備
青年新政舉著本土派的旗幟,面對政治定位不清的批評,黃俊傑解釋,「我們以泛民的外表去包裝本土,擴闊本土派的政治光譜。我們分析上屆區選票數時,發現青年新政開拓了票源,爭取到部份建制派票數和『首投族』的支持,證明我們『踩界』換來更大成果。」梁頌恆認為,本土和泛民有相似的想法,例如對民主的堅持,但他不認同泛民與抗爭者「割席」的作風。和穿着印有青年新政標誌的白色上衣的黃俊傑不同,剛出席選舉論壇的梁頌恆穿着一身筆挺的西裝、藍色襯衫、黑色長褲,斯斯文文的模樣,符合人們對青年新政的印象 ── 溫和。但談到抗爭路線,梁頌恆卻指不明白為何人們認為他們斯文,「我們是有原則、無底線,只要解決到問題,不論是和理非或勇武路線都可以。」自成立以來,青年新政一直強調要進入議會,黃俊傑指,即使議會失效,但議會內的資源、話語權對議會外的抗爭很重要。

如何看港獨?

黃︰中共治下無自治
梁︰人凌駕制度之上
曾宣稱自己支持港獨的黃俊傑直言,在中共管治下沒有地方擁有真正的高度自治。梁頌恆續指,儘管基本法保障出版自由、選舉權和被選舉權,但從銅鑼灣書店事件、梁天琦被選舉管理委員會取消參選資格可見,「人凌駕在制度之上」,他無奈苦笑說︰「你制定多少條約,但對方不遵守,有什麼意思?」

《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》

新報人(SPY)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,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;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,不附從政治功利,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。

留言

平凡不等於平庸——「長勝將軍」梁耀忠

中間黨派冀重建香港 看法迥異互質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