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物

中間黨派冀重建香港 看法迥異互質疑

今屆立法會選舉,「中間」路線組織開闢新戰線,代表民主思路出戰新界東的麥嘉晉,新思維九龍西名單中排第二位的黃俊瑯認為,中間路線是重建香港的最根本方法,兩個組織雖稱有合作空間,但兩者定位和看法存有分別。最後,黃俊瑯獲得 13,461 票,而麥嘉晉則獲得 8084 票,兩人皆落選。

記者、攝影︰鄧麗婷 編輯︰黃金棋

受佔領騷亂啟蒙 從政拒「食花生」
今年年初二的旺角騷亂啟發民主思路麥嘉晉從政的念頭,他看到年輕人積極關心政治發展,他反問自己為何不站出來,「我的社會經驗比他們多,為甚麼要在隔壁『食花生』(隔岸觀火)?」麥主張香港要與中央溝通,「勇武抗爭」只會令北京「鷹派」抬頭,打壓香港民主發展,因此,他決定加入倡議和中央溝通的民主思路。

新思維的黃俊瑯就笑言自己曾是「港豬」,「在大公司工作,毫不關心政治。」豈料佔領運動爆發,啟發他思考「有甚麼方法可以解決問題?」。其後黃認識了新思維主席狄志遠,並受其影響加入新思維。若選舉落敗,他們皆指不會放棄從政,麥嘉晉表示若落選會繼續在黨內研究政策;黃俊瑯則會繼續服務社區,「輸了選舉並不代表新思維要解散」

麥嘉晉:泛民趨激進 黃俊瑯:泛民漸溫和
坊間有人戲稱民主思路與新思維為「騎牆派」,麥、黃兩人稱之為「中間」組織,雙方均不排除合作的可能性,但兩黨的定位迥然不同,亦互有意見。麥嘉晉認為,新思維欠缺詳細路線圖及政策框架,如對「如何重啟政改」沒建議詳細方法,又批評新思維一方面稱反對行政長官梁振英連任,另一方面就邀請梁振英出席籌款晚宴。黃俊瑯反擊指,民主思路的定位不清,由倡議政策的智庫,變成如今派人出選兩區。
 

麥嘉晉和黃俊瑯對泛民亦有截然不同的看法,麥認為泛民愈趨激進,黃卻指泛民變得更溫和。麥嘉晉昔日是泛民支持者,「但現在,我已經找不到能夠代表我的泛民議員」,他批評現時議會失效,變成終日只顧吵鬧的地方,在備受爭議的政改、「網絡廿三條」等議題上,泛民議員受到網民影響,立場愈趨激進,議案難以得到真正討論。黃俊瑯卻認為泛民「走向溫和」,如公民黨梁家傑曾在電視台訪問中提出,泛民不一定要把票投給泛民特首候選人,甚至傾向泛民不派人參選,黃認為此舉反映泛民不欲與中央切割,會從中央政府角度考慮。黃又指,即使泛民議員拉倒「網絡廿三條」,只是基於民意才「被逼」參與拉布。

代表民主思路出戰新界東的麥嘉晉以八千多票落選。
代表民主思路出戰新界東的麥嘉晉以八千多票落選。

與中央對談存希望 未想像香港未來

民主思路和新思維對與中央溝通皆持樂觀態度。麥嘉晉認為,中央政府內有開明派人士,「如果有一個恆常的溝通機制建立互信,很難看到『鷹派』會抬頭」,但他強調,如果中央連溫和派別提出的方案都不接受,「不要妄想這個『妖魔』(中央)會讓我們自決命運。」

面對 2047 年、「五十年不變」的限期,多個政黨均提出不同方法決定香港前途。麥嘉晉和黃俊瑯都指,近年香港變化急速,無法想像香港未來會有怎樣的變化。麥嘉晉笑言,前途問題太遙遠,「2047 的二次前途根本難以預計」,黃俊瑯則猜測因為無人願承擔「一國一制」或港獨的後果,中央會傾向維持「一國兩制」現狀。

《San Po Yan Magazine 新報人》

新報人(SPY)是香港歷史最悠久的大學生實驗報紙,以實踐新聞自由為原則;體現不趨附商業利益,不附從政治功利,只為專業學習的存在價值。

留言

從雨傘運動走到議會 — 青年新政梁頌恆與黃俊傑

選民求變心切 「滅黨」或歸咎「雷動」